荒鸦

Du er ikke alene.
欧美圈无法自拔,本命一美,墙头涵涵/四妹,声控抖森。
小女神Irina Liss。各类女模痴汉(。)
Òlafur Arnalds的音乐无法拒绝。
欢迎各种同好深交w

PS相关请找博客#Pser荒鸦#

从私密邮件到LiveJournal再到AO3:或者,洋妞同人圈是怎么发展起来的

AO3好叼!

scinnamon:

想起来就搜搜资料,编译整理成这么一篇。本文信息来源包括但不限于fanlore, wikipedia, tumblr。警告依旧是长,还有废话多。



好的,所以我们都用AO3,我们都知道它是那个红白黑三色的填满了洋妞脑洞的神奇网站。但是除此之外,AO3到底是什么?换句话说,谁为什么创建了AO3?谁在维护AO3?它怎么筹集资金?作为一个如此高调的同人网站,它依照哪条法律安全存活至今?


按照时间顺序来,按照事情发展顺序来...一切的源头要追溯到1994年,当astolat一脚踏进了同人圈。Astolat,当然这个词

【专题】在小说写作中,人物间对话写作的技巧与手法

++Lena++:

离歌不起:



对话废表示从来写不来对话。所以总是能省则省。马住,应该是帮大忙了w



碇唯里の小世界:





第一篇:



作者/fading
其中一小部分是我自己的经验,大部分我自认应该是小说领域的普遍标准。

1,有些人习惯加一些专属的小动作和口头禅,这个不是不可以,在一定情况下也会有效,比如有的作家会用一定的读音错误或是用词错误来表示表示说话者受教育程度不高的事实。但这种做法并不绝对,更多的作家则会认为这样写对话会有损小...

周宗丨Burning Sea

Burning Sea
1.
周防尊在K城的暴风雨中醒来,他点了根Sobranie⑴,薄荷凉烟的寡淡味道让他经不住想起宗像礼司,那个眸子里有片海的男人。
2.
周防尊初见到宗像礼司的那晚,K城也下着雨,那时他刚刚完成一个杀手营派给的任务,腰间别着的PPK⑵仍冒着子弹出膛后的燃烧味。
他像狮子一样的金色眸子里透出敏锐的光,试图在K城迂回的街道里找到一处藏身的地方。他在一处墙根的后面看到蓝发的宗像礼司,于是走了过去,即使明知与别人躲在一起并不是个好主意。
宗像礼司在看到他的时候了然的笑笑,似乎是认识多年的故人,然后侧过身子问他要根烟。
他伸手掏了根红色的Marlboro⑶递给他,也给...

福华丨百字情书


雾都
赌命毒
枪口温度
生涩作掩护
命轮交予相互
穿梭伦敦的脚步
双手紧扣十指相触
生死一线谎说是辜负
高台坠下艳血黑衣醒目
月上梢时成梦魇重复
两年隔黑金色坟墓
时光蔓延成荒芜
归来人非遗物
提琴奏新谱
背向行路
衣如故
孤独


#可能大概也许应该把情书划掉#
#这拓麻都写的啥啊[摔#

短篇丨Come in with the rain.

Come in with the rain
by銫骨

Of all the gin joints in all the towns in all the world, she walks into mine.
世界上有那么多的城镇,城镇中有那么多的酒馆,她却偏偏走进了我的酒馆。
——《卡萨布兰卡》

他离开公司的时候正下着雨,老城多数的灯都已灭了,他在远处看见一家酒吧,昏黄的灯光在雨幕中摇摇曳曳。

他走进去,将沾了雨水的风衣扔在座位上——那是家简陋的酒吧,并没有多少人,年轻的老板站在吧台后抽着劣质的香烟。
“一杯BloodyMary①,谢谢。”

正在抽烟的老板抬起头,有些奇怪的看了他一眼,然后从架子上取下一瓶伏...

填词丨不问归途

不问归途
K同人
周防尊×宗像礼司

填词:素玄机(銫骨)
原曲:天岁天岁–河图

风声呼啸 天狼星温过残阳
青烟薄 日色藏
不问归途 来时路茫茫
再重逢 祭参商

荒冬烫酒独酌饮尽此生的悲怆
长剑直指穹苍⑴
千载后史书不记那年冬雪纷扬
劝君更进酒一觞 前方征途漫长
城池空妄高台为王
经年赤火青芒从来背向
而今生死两相纵桥与路阴阳共往
宿命未竟握手中天狼 终不问归途

————
⑴原词这句七个字

↑以上,本来是打算尊哥祭日发的,是周宗吧的征文活动
关键词:39 风声 宿命 头顶的长剑

短篇丨Sobranie

Sobranie① by銫骨

高大的白人男子在枪声里倒下,Arthur于背人处抹去溅在身上的血迹,摇摇晃晃地向老城里唯一的酒吧走去。
酒吧开在街角,在深夜里突兀地闪着昏黄的灯光,Arthur走进去在吧台前坐下,习惯性的点了杯马蒂尼②。
酒保调酒的间隙他从上衣口袋里掏出一支薄荷味的Sobranie,夹在指尖点燃。Arthur的手指修长洁白,丝毫不像常年拿枪的样子。
他吐出一口烟雾的时候坐在吧台对面的酒吧老板突然问他:“你以前抽过雪茄吧?”
他愣了愣,思绪在一瞬间不知飘到什么地方去。他的确抽过雪茄,而且是烈性的Davidoff③,可是已过了整整十年。
十年前他十八岁年华正好,十年前他刻骨铭心爱一个人。
“是。”...

小记丨年少无知

今天去看了最老的百度帐号的唯一一篇日志

忽然就很想笑

那时候矫情的写着说小学毕业各自陌路

而现在我再动笔已是13年的深秋

两年过去懂了太多

当年陌路也不过是互相抛弃何谈伤感

只是年少无知罢了

而再过多年说起现在

是否亦不过是年少无知罢了

DA站一些不错的免抠ヾ(@⌒ー⌒@)ノ

http://ximi0k.deviantart.com/art/20130823-201-395317153

http://ximi0k.deviantart.com/art/20130614-102-377879986

http://fairylandalse.deviantart.com/art/20130614-PNG-377863225

http://233sid.deviantart.com/art/21-PNG-352373832

http://fairylandalse.deviantart.com/art/20130825-395698040

http://233sid...

[BG短篇]骨香

壹>>>
我点上了火,骨香的味道就在房子里蔓延开来,似是故人归。窗外马路上车来车往,不知何时起丽江的天也变成这样。
我叫顾欢,二十二岁,在丽江呆了四年,我记得四年前来时,丽江仍是山明水秀。
十六岁那年,我父亲贪污过多被判死刑,母亲也自杀。我不恨妈抛下我,他们的生死并不取决于我。可我没有死,我怕疼--------后来我才知道这是一个多么错误的决定。
之后两年,我去了七个城市,只为了生活下去。
十八岁的时候,我把名字改成了顾欢,原来我叫安画骨,可安画骨早该死了。
也是十八岁上,我到了丽江,到了现在呆得这家书店。
书店老板对我很好,就像家人一样,可我到底是个没有家的人。我更习惯去酒吧,总是把一个月的工资都抛在里面...

[尊礼短篇]一十二年冬

第三人称淡岛桑回忆向
补刀有,OOC严重有

——————正文——————
chapter 1.
宗像礼司是在26岁那年结的婚,是一个姓周防的女人。那个女人叫什么名字淡岛世里已经记不起来了,甚或她曾怀疑过宗像礼司有没有好好记得过----他从来叫那个女人周防。
他们结婚那天,那个女人问淡岛世里,为什么宗像礼司从来只叫她的姓,明明叫名字,才应该是伴侣的所作所为。
“是室长的习惯吧。”那天的淡岛世里如是说,真的,只是习惯吧。
结婚后的宗像礼司其实很少回家,在Scepter 4的时间经常是整整一昼夜;有空闲的时候,他偶尔会去Homra喝一晚上的酒——永远是双份Turkey,永远只喝一杯 。 
所以...

© 荒鸦 | Powered by LOFTER